厄齐尔:在德国我曾被骂作土耳其猪!退出德国队是正确的

时间:2020-06-09 作者:国家队

北京时间10月17日,阿森纳球星厄齐尔表示,在自己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之后,自己遭受到了严重的、带有极端右翼主义色彩的辱骂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认为自己退出德国国家队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关于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

(埃尔多安)是目前的土耳其总统,我应当向他表达我的尊重,无论(目前的形势)是什么样的,虽然我是在德国出生和长大的,但是我也继承着一部分来自土耳其(的传统)。

图片来源:《世界报》 | 厄齐尔和埃尔多安不止一次见面,在合影引发了较大争议之后,他们还再次地见面并共同进餐

如果德国总统或是默克尔在伦敦,他们希望见到我,希望与我交谈,当然了,我会做同样的事情(这和之前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并合影是一样的),我是在表达我对于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的尊重,事情只关乎于此。

现在是如何思考退出德国国家队的决定的?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知道这(退出德国国家队)是一个正确的决定,有一段时期对我来说是非常艰难的,因为我已经在德国国家队打了9年比赛了,我曾是德国队中最成功的队员之一,我赢得了世界杯以及其它更多的荣誉,打了很多场的比赛,其中的很多场比赛真的很精彩,并且我为此付出了一切。

希望得到来自球迷的怎样的对待?

我不会说人们必须得喜欢我,但是(我只希望)鉴于我为德国队做出过的贡献,人们能够展示出他们的尊重。球队总是充满竞争力的,但是他们还希望去打出更有吸引力的比赛风格,每一个年龄段都能更好地去控球,有一点像西班牙队。我所处的这一代人,他们改变了德国足球,现在德国队的比赛看起来更令人享受。

合影风波对你的影响

在“合影”风波之后,我感到自己被对待的方式缺乏尊重,我感到没有安全感,我受到了来自种族主义者的辱骂,有的辱骂是来自政治家以及政治关注者们的。在那个时候,没有国家队的人站出来并且说:“嘿,停下吧,这是我们的队员,你不能那样地去辱骂他。”德国队的每一个人都保持着安静,并坐视着事情的发生。

事情就像,人们认为我会为合影事件道歉,去承认我犯了错,之后一切事情就都会好起来了,否则我就不在球队里受欢迎了,就该离开了。我不会做的(不会道歉的)。种族主义是一直存在的,人们把(我所遇到的)情况当成发起种族歧视的借口。他们可以很自由地去拥有一个个人观点,去说他们不喜欢我拍的一张合影,这就像(我应当也是自由的),我去做一个个人决定,去拍一张照片。但是(在一张合影之后)是种族主义的爆发。这些是德国存在的主要问题(右翼极端主义)。去看看在哈雷发生的事情吧,一次袭击事件。

相关阅读

关于德国哈雷枪击案:

德国当地时间10月9日,德国哈雷市发生枪击事件,造成致至少2人死亡。据当地警方表示,******至少有2人,作案后乘车逃离现场。

德国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娜-兰布雷希特10日说,德国东部城市哈雷9日发生的枪击事件是由嫌疑人单独制造的“极右翼恐怖袭击”,右翼极端主义正成为德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之一。

在德国国家队时受到过什么样的不公正对待

(在世界杯的时候)当我们被淘汰出局,我走下球场时,德国的人们告诉我:“滚回你的国家去。”“*你(此处有F打头的词语)。”“土耳其猪。”以及诸如此类的言语。

在世界杯前,我们踢了一场热身赛,比赛在勒沃库森,当球给到京多安的时候(京多安同样和埃尔多安合影过),球场当中许多的人们在嘘他。我听到人们在喊“和山羊交媾的人。”“*土耳其人(此处又有F打头的词语)”,还有一些其它的辱骂,那些我就不再重复了。

在世界杯之前,我被认为会在球队的商业活动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,但很快地,一切都被取消了,把我从活动中拿下了。一些德国的慈善组织不再把我作为形象大使了。最让我沮丧的是学校的反应,我之前去过盖尔森基兴,我总是支持他们,我们之前曾决定一起做一年的公益活动。最后我会去参加一个仪式,去见所有的教职工人员和孩子们,那里的许多孩子有移民背景。

一切都在按照计划(去实施着),但之后学校的一位主管告诉我的团队,我不应当来,这是由于媒体层面的敏感性,在那座城市右翼主义的政党影响力日益增大。我不相信,我的家乡,我的学校,我向他们伸出了手,但是却得不到他们的支持,我从未感到如此地不受欢迎。

退出德国国家队的决定是怎样做出的

在俄罗斯世界杯之后,我想要去给自己空间,去做出一个清晰的决定,我把事情告诉了我最亲近的人。我必须遵从自己的内心,之后去做出决定,是时候离开了,是时候去迈出这一步了。

其实我可以什么都不做,如果我不(退出国家队),事情会变得简单,但是我是足够强大的,我能够坚持自己,(由自己独立地)去做决定,我不是一个投机主义者。职业生涯中的机会、声望这些不能改变(我的决定)。我依然同德国保持着强烈的联系,我在德国拥有一家营销公司,这就意味着我雇佣了员工并且(在德国)支付了上百万欧元的税款。我应当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。

我依然在和一家(德国的)慈善机构合作,我为此很骄傲,它为全世界范围内的(有疾病的)孩子提供手术治疗,他们选择和我站在一起。但是我在国家队的事情已经翻篇了(不会再回到德国国家队)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